Coco-vici

记糟心的一晚

我爸今天又喝醉了
回来之后先是看了我中午蒸的米饭然后问我是不是连饭都不会煮,我说我会,加水是因为粘锅了泡泡好洗。
他说你还是连米饭都不会煮啊。(第二遍了吧)
我懒得跟喝醉的人解释接着擦护肤霜。
他说我问你你会煮但是煮的好不好吃是硬还是软。(第三遍锅的话题)
我说那是我昨天煮的,今天又加了水。
他说呵呵你还是不会煮米饭(第四遍,我已经不想说话了...)
看到我在擦护肤霜
—又化妆?晚上还化什么妆?
(我已经不想理这个直男癌了)
我说—我擦的护肤品,不是化妆品
—天天擦也没见有什么用啊
(怒气值上升)
从我这屋走了。
远远地说—人家都说女儿是小棉袄我看也不是啊
(我:继续擦脸,exm?你让一个从小经历家暴的孩子当小棉袄?斯德哥尔摩晚期才这样好吧)
又回过来给我一个橘子—我吃饭带回来的,吃啊
我—(首先我不吃橘子,因为我经常上火,其次我刷牙了)我不吃我刷牙了
—你为什么不吃啊,我给你带回来的啊,你看(把橘子拿到我面前)
我说—你这么做只是感动你自己而已
又从我这屋走了。
远远地说—那我看看有什么人能感动你,有人感动过你?

(以上。三个话题,我一个都不喜欢,我做饭不好吃,我可以自嘲,但是别人不能说我,因为我从来没想过要做饭好吃,这一定程度上是故意的。护肤品,我爸特别见不得我化妆,用香,他说你看都是什么人会这样...什么人?iloveit。感情,活明白的人自然知道什么叫感动对方,和感动自己吧。你拿一个我从来不吃的东西给我,告诉我我应该感动然后在晚上九点多吃掉?)

评论